游乌镇回味历史畅想未来

更新时间:2015-09-15 来源:本站原创

  乌镇是浙北重镇,每天,苏杭,嘉湖两条十字交贯浙北平原的航线上对开的班轮,都在乌镇交会。运河网是杭嘉湖地区的血脉,运河里一长串一长串庞然的运货拖轮那汽笛的粗声大气似乎在宣扬着乌镇的重要。
  乌镇这地方引人发思古之幽情。是古代的军事单位,而乌镇有人考证吴越舂秋时就是屯兵的重地,镇上有东栅、 西栅、南栅、北栅四条长街,是曾为兵营的佐证。我对乌镇的历史感,首先是从当地人关于距离的用语中产生的,他们以九为距离单位。据说这起源于南宋,一位叫宗央的宋将被金兵追赶,逃到桐乡才有救,他向当地人打听路程,告之还有七八里,误听作还有七百里,遂绝望自刎。这一悲剧使敦厚淳朴的当地人大为痛惜,建宗央庙以哀悼之外,还从此将七八里改叫做一九不到。
  乌镇由十字交错四条长街构成,中市就在交点,是镇上的商业中心。沿着悠长的南大街走,所见街屋多是本色小杉木实品排门。排门容颜虽显枯槁,近地处还生了斑斑绿苔,倒依然坚实。街屋屋檐相接,若一线天。在这幽黯的街上,来去的人多肩挂竹编的篓箕,西装革履的后生也不例外,只是那背带不用麻绳而是用人造革。
  四条长街几乎是一模所铸。在东大街一家茶馆,我为系着长围裙的茶溥士的笑脸所感动。他一边手脚麻利地揩抹茶具,一边微笑和茶客应对,一种古朴自然的笑容。看多疯狂的躁动不安的表情,这种淳朴的表情令人动心。
  在乌镇古朴的筑围中穿行,心中会感到宁静。但是,当我走到浮阑桥上,眼前忽然浮现茅盾笔下的“林老板”走过这座石拱桥的幻景时,我对这古朴忽然又生了些许憾意。一首美妙的乐曲倘因唱片滑纹而不断重复某一句乐曲时,听着就不太美妙了。
  乌镇这地方最吸引我的是茅盾故居。故居在观前街,离中市不远,也是临街的排门屋,二间门面的楼屋,里面是浅浅的二进。但是走过一间一间的陈列室,我就感到一种深邃,由大作家人生轨迹所构造的深遼。从加批加圈的小学作文本,到伴随主人公走进暮年的布鞋,每一件展品都会使最不经心的参观者肃然。故居是在茅盾逝世后新修缮的,扶梯、楼板连同排门,所有木构件都漆成學荠色,亮闪闪的,象一件刚完工的古玩。这多少有点不协调,但是我理解乌镇人对于保护乌镇的光荣的心情。就在故居的侧墙外,新辟了一条新华路,初具面目的水泥大马路上已打出了“希尔顿饭店”、“新大陆酒家”的名号,茅盾故居与崭新的马路为邻,多少受点影响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在梁代“昭明太子读书处”石枋下,我见到一处黑市卷烟交易市场。那挤得水泄不通的烟贩子个个目光兴奋。这也是和长街上的乌镇不同的新的生活,只是它不同于茅盾故居的新。
  在开往嘉兴的班轮上,我邂逅一位寒假后返校的农村姑娘,她在嘉兴农林技校读蚕桑专业。她的服饰打扮跟城里姑娘相比毫不逊色,年轻的脸上容光焕发,她说:“我喜欢蚕桑, 所以报考这个专业。”蚕桑是乌镇古老的产业,我想她也许希望往那古老中注入些新鲜的血液。
  乌镇是一株高龄的大树,在它的树千上已长出了一些新枝。

最新新闻

游乌镇回味历史畅想未来

 

乌镇这地方引人发思古之幽情。是古代的军事单位,而乌镇有人考证吴越舂秋时就是屯兵的重地,镇上有东栅、 西栅、南栅、北栅四条长...

更多乌镇新闻

 

 

乌镇建筑亲水亲自然

 

中国传统住宅的对称均齐布局应该是封建礼制的产物,是代表了儒家精神,而与其对应的自然山水和自由庭园以及丰富多彩的建筑构件...

更多乌镇新闻

 

 

乌镇建筑上的雕刻

 

—般的住宅建筑,基本形式为正房3间或2间,两侧厢房对称或单立厢房,楼房较多,粉墙包绕,上端幵有各式花窗。室内建筑木构件均为...

更多乌镇新闻